冷水江信息网
游戏
当前位置:首页 > 游戏

连谏的阅读四重奏

发布时间:2019-11-26 14:48:46 编辑:笔名

连谏的阅读“四重奏”

写作与阅读,是作家连谏生活牌库里的大小王,大王事关生计和理想,小王只负责愉悦自己。恰如按年纪要分个不惑、知天命、耳顺,连谏也将几十年的阅读经历分成四个阶段——读故事、读文字、读境界、读人心。人心最难琢磨,这也是现在自嘲“已逐渐步入老作家行列”的连谏,一直以来最感兴趣的东西。

连谏最近养了一只猫,要了她亲命,猫半夜叫,叫得连谏凌晨五点才能安睡。她发微博,希望能有人把这小妖孽领走,但粉丝们纷纷留言,养着吧,也是缘分。猫有股鬼仙气,赶不走,恰如连谏对民间传奇故事断不了的儿时情结。

生在高密乡村,又赶上知识贫乏的时代,少时的连谏并没有太多了解外边世界信息的渠道。像无数个充满好奇心的孩子一样,她阅读兴趣的萌芽,发端于耳朵,而非眼睛:夏夜乘凉,村里的老头老太太会拎着小马扎出来,给孩子们讲各种民间故事,内容鬼怪狐仙,情节诡异起伏,凉风一吹,听得她鸡皮疙瘩抖落一地,回家的夜路都不敢走,但架不住瘾太大,第二天还是会去,过着又惊又喜的生活。

连谏说,这是高密的民风一种,说的雅点就是民间口头文学代代相传,许多章回体小说发端于此。不错,大腕儿莫言自小也是受了这种氛围的浸染,早期写出来的东西都是一副“鬼仙气”。

那时连谏盼着上小学,因为认了字可以自己选择看什么书,但等认了字,连谏发现村里可看的东西真心不多,除了糊墙的报纸。而《燕子李三》、《说岳全传》以及过了期的文学杂志,则是连谏手中为数不多的宝贝,也构成了她童年知识库的根基,“现在有些人说我擅长编故事,可能也与那时的阅读经历有关。”连谏说。

等年龄稍大些,连谏接触到了《红楼梦》,但当时她却认为这是世界上最无聊的书,根本比不上老人口中故事之万一,“怎么全是‘吃吃喝喝,走进走出’?”连谏对父亲抱怨,“对,没意思。”连谏父亲附和道。也许可看的书太少,少时连谏还是把《红楼梦》读完了,里面诗词也密密麻麻抄了几个笔记本,受益至今。“虽然很多情节如今淡漠了,但里面的讽刺手法,以及形形色色的人物,那些投影,至今还会鬼使神差地出现在我小说里。”

书读多了,连谏对故事好坏也有了鉴赏能力,看了张贤亮的《绿化树》,连谏在心里预言:“他一定会成为一个有名的作家。”殊不知,人家当时早已成名,“只是我那时太闭塞罢了。”连谏回想起来又把自个儿逗乐了。

矿山施工设备
家装知识
明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