冷水江信息网
游戏
当前位置:首页 > 游戏

典坟第二百九十一章杀心杀祸

发布时间:2019-11-22 01:24:27 编辑:笔名

典坟 第二百九十一章 杀心杀祸

江媚派出去的人,半夜才回来。

“主事,副主事,这个人跟到了悬壁。”

“轮则尔?”

江丰有点乱。

“好了,你回去休息。”

“轮则尔吗?”

江丰再问。

“这个人是托当的人,轮则尔入这典干什么呢?自己给自己找灾惹祸吗?”

第二天,早晨江丰刚起来,轮则尔就跟猴子一样的来了。

“江主事,不谢谢我吗?”

“你到底想干什么?”

“哈哈哈,江丰,你就是一个大傻逼,那瓷典,我一下就赚过上百万,你信不?”

江丰的汗下来了,他们确实是对瓷典不明白,而且还觉得害怕,紧张。

“我想约你去悬壁。”

“干什么?”

“去了你就知道了,你也不用担心,我不会害你的,何况我也不敢动你,蒙巫,各种术,你都会,我折腾不过去。”

江丰犹豫了一下,还是跟着轮则尔去了悬壁。

坐下喝酒,江丰没心思。

“什么事?”

“先喝酒,一会儿我让你看东西,看完了,你别吐了就成。”

“轮则尔,你要敢跟我玩黑心的事情,我就捏死你。”

“我不是虫子,捏肯定是不行的。”

“你别贫了。”

喝酒到中午,轮则尔才起身。

“跟我走。”

轮则尔是下到了悬壁的下去,那就是天然形成的一个洞穴,相当的大。

走了半个小时,进了一个洞道,然后就看到了两层的洞,错落着,上面摆着的全是瓷典,大大小小的,至少有几百,江丰当时就慒炮子了。

“这,这……”

“你不知道吧?哈哈哈,我们祖先就是做这种瓷典的。”

“哼,轮则尔,你就没有说实话。”

“江丰你聪明,那么我就告诉你,这是我们祖先的一种葬法,死后就这么葬,每一葬都带着灾,或者是祸,就这样。”

“那你能解能破?”

“当然了。”

江丰没有想到会这样。

“那你要怎么样?”

“我当然不会卖祖宗的坟了。”

江丰的汗下来了,不过他放松了,这件事情解决了。

“不过,我会考虑出瓷典,我需要钱。”

“轮则尔,你不要再干这样的事情。”

“那两瓷典不是我出的。”

“那你也不要干这事。”

“也好,不过你得开通会,我到场讲话,其它的事情不用你管,我不出瓷典于江家。”

“你在利用我

?”

“你这是给他们平安的机会。”

“让我想想。”

江丰回江家老宅子,看看六爷之后,和江媚说了这件事,她是目瞪口呆的,完全就没有想到,会是这样的事情。

“开通会也好,提醒大家一下。”

通会开了,轮则尔讲话,让所有的当都是目瞪口呆,轮则尔说。

“我出瓷典,你们不入,别以为就没有灾祸,瓷典摆在你们谁家门口,谁家就等于接典了,那么灾祸就来,不想惹上的,我要一年的利,每当的一年利的七归我。”

这个够狠的了,简直就是抢。

江丰走了,他不想听下去,任何主事就不会同意的。

江丰回到骨当铺,等着消失。

江丰是万万没有想到,竟然没有一个当铺是反对的,这也是太意外了。

对于出现的这样情况,大家都是在看着,等着。

他们没有找江丰来,这是认了?

江丰是想不出来。

江里打来,声音有些慌乱。

江丰就知道出事了,也是应该到出事的时候了,这么久了,江丰的心一直悬着,早点来,少点折磨。

江丰自己过去的,进房间,江里说。

“主事,有点奇怪,你细听。”

江丰坐下细听,竟然是孩子的哭声,从孕典里发出来的。

“孩子的哭声?”

“对,有十几分钟了。”

江丰有点乱,下面要怎么样,卓婉并没有告诉江丰。

“开坟。”

江里愣了一下,把坟打开了,一个孩子在里面哭着。

江丰抱出来。

“把坟合上。”

江丰从床上扯下床单,包上孩子,回了江家老宅子。

江媚都傻了。

这孩子后背有鳞睡,就是说……

江丰一下明白了,卓婉这样做就是还给江小雪一个孩子,那仇就解了。

“怎么会这样呢?”

“现在没办法,这算是江小雪的孩子,养着,找两个人来照顾。”

“这样能行吗?”

“行不行的,我觉得那孕典是破了。”

“我想没有那么简单。”

果然是,江媚说得对了,孩子抱出来的第二天,就出事了。

那孕典竟然发出奇怪的声音来,而且这种声音让江里失聪了。

江丰当时就乱了。

希月出现了。

“江丰,如果不想让你们江家人都变成聋子,我要江家的一半财产。”

“希月,那是做梦,你养了十年的祸,就是为了报复我,你这样做是不对的。”

“对错的,已经发生了,给还是不给,你看着办。”

希月走了,江丰怎么也没有想到,她会杀这么重的杀手。

江丰把扎一叫来了,扎一摇头。

“没招儿,这样诡异的养祸之事,我真的不明白。”

江丰锁着眉头,这个希月,不管怎么样,他是一直在帮着希月。

轮则尔突然进来了。

“江主事,扎巫师。”

轮则尔坐下。

“谢谢江主事没有管这事。”

“你有什么事情?”

“就是过来谢谢的,有当提前交利,哈哈哈……”

江丰说话,看着扎一。

“扎主事,你的什么时候交呀?”

轮则尔是胆子不小,这是找死的节奏,跟扎一要钱,就如同跟老虎谋皮一样的可怕。

扎一竟然笑了。

“那就试试。”

“江丰主事,其实,这事你劝一下扎巫师,没有什么好处,做一个标杆,到时候我返利给你们,甚至可以拿一点利给你们,你们还赚。”

轮则尔这个猴子的脑袋是聪明。

“这事先不说,我们还有事,过两天你再来。”

“什么事?是不是希月养祸的事?”

“你怎么知道的?”

“我是猴子,我告诉你们,我下了骨化人,透明的,你们看不到,你们放个屁,臭到几度我都清楚。”

江丰一惊。

“这事好处理,希月养的祸是心祸,祸从心起,杀心就可能了,但是希月会死的。”

“杀心?”

“当然,你们不会,我会,这是条件。”

“不杀呢?”

“那就没办法,十年之祸,你江丰也是体验到了,如果江家成了聋子了,那可是好玩了。”

“阻止就可以。”

“我说完了,杀心杀祸,就这样,这已经算是不错的了,有一个全尸。”

江丰的汗下来了,毕竟在一起生活过,毕竟他们之间还有一个孩子。

“这样,你先回去,如果需要这样做,我会打给你的。”

轮则尔走了,扎一也走了,江丰把希月叫来了。

“想好了?”

“没有,希月希望你不要这样做,念我们之间还有一个孩子,伤害到谁都不好。”

“你害怕了?求饶了?给我跪下。”

江丰是太生气了,可是想到江家,孩子,他真的就跪下了。

“哈哈哈……江丰,你竟然给我跪下了,哈哈哈……跪下就完事了吗?不可能。”

江丰站起来了,希月走的时候说,就两天时间,要收到江家的一半财产。

江丰简直就是要疯了。

他和江媚说了。

“这事你自己做决定。”

江媚无法给一个建议。

江丰第二天,给轮则尔打了。

“你办,不要见我,我看到结果后,给你利。”

“好,江主事,是男人,你太善了,那上恶善,这样的事情你不做,凭着感情,那么你们江家就完了。”

“别BB的。”

江丰挂了。

如果希月死了,那么等到孩子长大了,知道这件事怎么办?孩子会恨上江丰的,毕竟那是他亲生的母亲。

江丰已经是没有选择了,他要怎么选择,没有。

江丰坐在骨当铺喝酒,他只能是喝酒,然后等着,等着轮则尔的消息。

他不希望自己后悔。

轮则尔半夜打来。

“你自己去希家看。”

江丰没有想到会这么快,看来轮则尔是所他反悔,不过这速度也是太快了点,江丰捂住了脸。

他出门,往希家丁当走。

远远的就看到了,灵棚,江丰站在那儿不动了,眼泪流出来了,这个世界,有的时候,选择并不是你自己的选择,都是被动的选择,真正的能有自己的选择的时候,不过就那么几次,仅有的几次,其它的都是被选择。

江丰回到骨当,一直坐到天亮。

江媚进来了。

“哥……”

江丰摆了一下手。

“哥,我还得说,带着孩子去看看吧,最后一面了,不管怎么样……”

“好了,你替我去看看,希家有什么需要的,尽力吧,我就不去了。”

江媚带着孩子过去的,江丰摇头。

江丰喝倒了的时候,是天黑了。

他人事不醒的。

再醒来已经是三天后了。

他去了希月的墓地,正常的下葬了,那石碑上的照片是江丰给照的,说这张最漂亮,他还记得,选择了这张照片,那是希月自己的选择吗?

江丰把花摆上,站了一个多小时后,走了。江丰是一种眼泪,想起种种来,这种折磨,生不如死。

福州公立知名癫痫医院
汉中治疗男科医院
汕头治疗月经不调医院
东莞东华医院
成都中医哮喘病医院李邦良